• <dd id="jwbr9"><noscript id="jwbr9"></noscript></dd>

    1. <em id="jwbr9"><acronym id="jwbr9"><u id="jwbr9"></u></acronym></em>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返回首頁  
      首 頁 關于我們 新聞資訊 企業文化 培訓園地 招聘信息 聯系我們
      新聞中心
      新聞中心 >> 行業動態
      標題:律師建議河北樂亭漁民追究康菲和中海油刑責
       

      備受關注的渤海蓬萊19-3油田溢油事故已經發生2個月余,海洋局要求的8月7日前完成清油的時間已過,康菲公司仍未完成清理工作。

      與此同時,河北樂亭漁民起訴中海油和康菲公司之路走得也并不順利,立案成為最大難題。日前,國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發布消息稱樂亭發現的油污為燃料油,并非出自蓬萊19-3油田,則讓許多樂亭漁民和環保組織表示質疑和難以接受。

      康菲公司未按期清油

      此前,國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發出通知,要求康菲公司加快C平臺海底油污清理工作進度,并于8月7日前完成海底油污清理工作,8月10日前向北海分局提交清理回收效果的報告。而離8月7日的清污大限已過,康菲公司有關人員表示,受臺風“梅花”影響,為了人員安全,潛水清理工作于8月6日暫停,目前仍未恢復清理,國家海洋局規定的完成油污清理的時間被延誤?捣乒颈硎,此前預計的蓬萊19-3油田C平臺井涌事故所溢出的油基泥漿總量已經于8月3日完成清理,但新發現的油基泥漿量目前還未清理完畢,等待臺風過后,康菲公司將加大清理力度,但是暫無法估計完成清理的時間。

      漁民不具起訴資格且舉證困難

      在養殖的扇貝大面積死亡,遭受約3.5億元經濟損失后,河北樂亭160余養殖戶決定起訴中海油和康菲公司(詳見本報8月3日A10《渤海溢油兩月仍見油花樂亭漁民狀告康菲中海油》)。然而記者了解到,起訴面臨著幾大難題。

      第一個困難是起訴資格不具備。根據《海洋環境保護法》,生態受損后應該是由國家海洋局代表國家進行訴訟,由環保組織提起生態公益訴訟在我們國家是沒有法律支持的。

      第二個是舉證困難,環保組織“自然之友”相關負責人常成告訴記者,“油田在大海中央,平臺由康菲實質控制,我們無法看到什么情況,沒有一個渠道可以取得證據!

      此外,立案難成為這次訴訟最大的難題。北京律協憲法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全國律協環境法委員會委員魏汝久告訴記者,此類案件地方法院往往不予立案。

      漁民與環保組織質疑檢測結果

      日前,國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發布消息稱,7月27日,唐山市海洋局在豐南近岸海域發現黑色油污塊群漂浮帶。7月28日在樂亭老米溝河口東側沙灘發現了少量已經風干的油顆粒。經對兩處送檢油樣進行鑒定分析,結果均為燃料油。

      7月20日,國家海洋局北海分局發布消息稱,遼寧綏中東戴河浴場岸長約4公里岸段發現少量零星油污顆粒。同時在河北京唐港淺水灣浴場西側長約300米岸段發現零星、已風化油污顆粒,經鑒定,發現的油污顆粒均來自蓬萊19—3油田。河北京唐港淺水灣浴場與河北省樂亭縣扇貝養殖區相距不到5海里。如此相近的距離、如此相近的采樣檢測時間,得到的檢測結果完全不同。對于這一結果,河北樂亭的漁民以及自然之友等公益組織均表示質疑與難以接受。

      中華全國律師協會環境與資源法專業委員會委員夏軍表示:“采樣對檢測的結果至關重要,不能依賴海洋部門、環保部門包括海事部門的機構去采樣,可以找社會檢測機構,甚至是民營檢測機構,CMA通過審計計量質檢部門頒發的質量認證的能夠做海水檢測化驗的單位!

      律師:

      追究相關方刑責

      北京環助律師事務所執行副主任戴仁輝就責任方的問題表示,漏油事件的責任方應該是中海油和康菲公司,二者是共同被告。魏汝久向記者表示,根據《刑法》相關條款,中海油和康菲公司已構成了重大環境污染事故罪,應該啟動刑事訴訟。魏汝久說,溢油事件的發生不是自然現象,肯定是由于石油開采作業者的相關行為或者不作為而導致的,企業具有重大過失,不僅有物質損害,還有生態損失。

       
      福建省環境工程有限公司
      FuJian 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 Co., Ltd.
      ICP證:閩ICP18026922號-1

      鑫偉博網絡支持
      五月丁香合缴情在线看_台湾佬中文网_尹人香蕉午夜电影网_中文字幕久久综合色